夹竹桃奇案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民间传说 >
 
夹竹桃奇案
2021-04-02 15:38:36 /故事大全 /点击:60919℃

郑凯应

明朝万历年间,德安府出了位名医李先生。因弟子阿庞医术不错,先生就将普济堂的事务交给他全权打理,自己则专心钻研家传医书,并不时出门游学,与异地医学高手交流切磋,顺便寻找、鉴别各地出产的药材。

这天,先生从外面游学回来,前脚刚进屋,府衙捕头后脚就跟进了门。

“大胆郎中,竟敢毒害皇亲国戚,跟我到府衙走一趟!”捕头说完一挥手,几个捕快不由分说给李先生戴上枷锁,推搡着朝府衙而去。

到了府衙,知府升堂问案。只见他一拍惊堂木,责问先生为何毒害景王妃的老父亲常老爷子。先生满头雾水,连呼冤枉。知府勃然大怒,喝道:“人证物证俱在,岂容你狡辩!来呀,先赏他三十大板,待老爷子病情有了结果再作处罚!”

衙役应声而上,按住先生噼里啪啦一顿好打。可怜的先生被打得站立不稳,被人扶进了大牢。

先生莫名其妙地遭遇牢狱之灾,心中烦闷不已。好在他医术高超,平时行善积德,仁厚之名早已传遍全府。衙门中人对他素来敬重,行刑时虚张声势,却未曾用力真打,所以一通板子下来,并未伤筋动骨,只是受了皮外伤而已。入牢后也未受虐待,上至牢头,下至犯人,都对他客客气气。尽管如此,先生多方打探,却没有人告诉他遭此大难的真正原因。

这天,先生邀请牢头一起享用家人送来的酒菜。酒酣耳热之际,牢头直着舌头说,恕我多嘴,讲个没由来的话给先生听。

先生说,但说无妨。牢头说,盛传这场牢狱之灾是拜您的得意弟子阿庞所赐。先生摇头,说他与阿庞名为师徒,实则情同父子———他待阿庞不薄,除了将医术倾囊相授外,还打算将女儿许配给他,阿庞怎么可能陷害他呢?

见先生如此自信,牢头口齿不清地说:“先……先生啊,大家都知道您宽厚仁慈、胸怀坦荡,但人心隔肚皮呀……您入狱后阿庞不见了踪影,那个老爷子病情加重后,却由惠济堂刘典先生出手救治……街头巷尾都说阿庞是刘夫人内侄。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咋会有这么多巧合呢?”

听牢头这么说,先生沉默了。原来,先生与刘典是幼时同窗好友,稍长便相约弃文从医造福乡里。先生家世代行医,他就跟着父亲学医。刘典随父亲经商去了河南,在那边拜师学医并成家立业,因医术精湛,在当地声名鹊起,后随父回到家乡开医药堂,与李先生同处一条街,低头不见抬头见。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两人既同为杏林高手,又是情同兄弟的同窗好友,本无意争高低,但禁不住世人品评———大家公认:他俩医术各有专长,但李先生略胜一筹。虽然世人眼中他们医术有高低之分,但这并不影响他俩的友谊。

最初两人相安无事,时间久了,刘先生开始忌恨起李先生———李先生的普济堂病人源源不断,而刘先生的惠济堂则门可罗雀。原因很简单,大家都说李先生治病是药到病除,刘先生则费钱费时。因这些有影儿没影儿的街谈巷议,刘先生总想整倒李先生,数次使绊子都没得手,由此两人暗地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所以关系日渐疏远,几乎到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照刘先生一贯的行事风格来看,真有可能派内侄潜伏在李先生身边。其实,李先生本没往这方面想,经牢头提醒,不由得多心起来,他心里暗想:自己入狱好些天了,为啥阿庞连面都不露?

见李先生陷入沉思,牢头又说道:“大家都说,老爷子服了您开的药方后病情加重。您仔细想想,可亲手开过方子给阿庞?”

经牢头询问,李先生这才想起来:上月出门游学,他刚走到光山县界,阿庞骑快马追上来,说有位老爷子得了罕见病,他拿不准该如何下药。先生详细问了老爷子的病情,最后诊断为慢性心腹痛引起的轻微中风。先生认为心腹痛是老毛病,不打紧,倒是中风不可大意,若处理不当会演变成重度中风和重度心腹痛,真到那地步即使华佗再生也无力回天了。为慎重起见,他亲自开了方子,让阿庞照方抓药,并再三嘱咐,主药稀缺,要是在县城买不到,可去省城大药店购买,若实在找不到,可用另外两种药代替,暂时控制住病情。先生自忖用的都是性情温良之药,即便没有疗效也断不会激化病情以致老爷子昏迷不醒。莫非,那个病人正是景王妃的老父亲?而阿庞真在方子上动了手脚?

听先生讲完经过,牢头恍然大悟,证实了李先生的猜测:“那位病人正是常老爷子。他这么尊贵的身份,阿庞却没告诉您,可见他早就居心不良了!”

“我对病人一视同仁,从不过问患者身份,阿庞没特意告诉我老爷子身份也在情理之中。”先生边说边掏出几锭银子递给牢头,“烦请小哥帮忙疏通一下,让我面见知府,查看药方,寻找证据,洗刷冤情!”

在牢头一番打点下,知府终于重新开堂审理此案,这次阿庞也作为证人被带到堂上。

见了先生,阿庞面有愧色。他向先生施礼后,吞吞吐吐地说,前段时间父亲病危,心中慌乱,未及辞行便匆忙而去。现父亲去世,他守完头七就赶回来了。师父身陷牢狱,他未能及时营救,实在是分身乏术,恳求师父原谅。先生见阿庞面色疲惫,眼神含悲,不像说假话的样子,忙好言相勸。

随后,知府让阿庞指证先生蓄意毒害老爷子。阿庞如实陈述:“那日小人到常老爷子家出诊,因拿不准如何用药,便追上师父求教。师父详细询问了老爷子的各种情况后,边开方边向我交代注意事项。因急着回来用药,我来不及向师父讨教药理,等我抓药时,发现药方似乎不妥。但想到师父医术高超,这样用药自有他老人家的道理,所以也没深究,不料一时疏忽竟酿成如此大祸,小人也追悔莫及!此事罪在小人,与师父无关,求大人放了我师父!”

知府一拍惊堂木,冷笑一声道:“哼!你以为本官是三岁小儿吗?你这弃卒保帅之计焉能瞒过本官法眼———方子是李郎中开的,与你何干?”

虽然阿庞一再申辩,但知府不加理会。

先生也实在想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便提出验看药方。知府命人把药方递给先生。他仔细看了看———确系自己亲手所开,亦无明显改动之处。

看完方子,先生心中明镜一般。征得知府同意,先生仔细问了病人服药后的状况,阿庞详细说了经过:老爷子服药不久就说头痛,并出现恶心呕吐症状,脸色苍白,四肢冰冷,伴有轻微痉挛,随后出现间隔性昏厥。见此情形,阿庞吓得失去主张。老爷子家人只好请刘先生来诊治。

刘先生来后,看了药方,仔细查看症状,认定是药物中毒,便开了些催吐药。老爷子呕吐后,刘先生又安排服用了些蛋清,并嘱咐每隔一个时辰喂一次绿豆汤,加盖棉被。经刘先生一番诊治,病情暂时得到控制。刘先生断定:老爷子随后将出现深度昏迷,但短期内性命无忧,至于能否治愈,则要看造化如何。不久,刘先生的话得到验证,老爷子果然昏迷不醒。随后,景王妃家人径直到府衙状告李先生。知府深感责任重大,忙命人将李先生收监。

听阿庞说完,李先生略加思索,大声说道:“大人,我已经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也想好了救治方法,请大人开恩让我一试。就以半月为限,彻底治愈老爷子,到时再告知内情并负荆请罪!”

知府对李先生的医术早有耳闻,现又见他胸有成竹,在与景王妃家人商议后,决定死马当活马医,且让他放手一搏。

一伙儿人直奔常老爷子家。李先生一番望闻切诊后,叫人从后山砍来一些新鲜苦竹,劈开,放在大火上猛烤,并亲自拿杯接取两端滴落的竹沥。然后以腊雪为汤,取新鲜苦竹叶二两、干桃花一钱,文火煮一个时辰,去渣,趁热以半杯药汤兑一勺竹沥喂老爷子服下。

一个时辰后老爷子放了个又臭又长的屁,眼睛睁开了。见老爷子病情好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先生说此法可缓解老爷子病情,但要彻底治愈,还需取大别山深处的一味主药。为稳妥起见,他必须亲自去采,如果知府不放心,可派衙役督办。知府连忙答应。

李先生带着衙役立刻动身,快马加鞭直奔光山县而去。

很快,他们穿过光山县城来到大别山下。见山路难行,他们弃马步行。行不多远便是悬崖峭壁,他们手脚并用,一个多时辰后穿过了半山腰云雾地带。先生指着离山顶不远处的一片红云说,药就在那里。又攀缘了大约一个时辰,终于到达红云处———原来是一片灿烂的桃花林。头顶阳光灿烂、白云朵朵;脚下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更低处浓雾翻滚,早已不见来时的路———见此美景,大家不由得一阵赞叹。此时已是六月下旬,山下别说桃花,就连桃子也早已“瓜”熟蒂落。衙役知道这桃花是宝,正要走近细看,先生却让他们在原地等候,自己一个人继续前行。先生很快穿越了狭长的桃花林,在竹、桃混生处找到两棵奇怪的桃树,采了满满一袋桃花。

下山后,一行人马不停蹄,终于在天黑前赶回。先生安排人将鲜花与十几味药混合煎煮,并亲自将药汤喂老爷子服下。为观察老爷子服药后的反应,先生寸步不离地守候在他身边。

在先生的精心照料下,奇迹发生了:老爷子三天后开口说话,七天后下床活动,不到半月神清气爽、精力充沛,恰似返老还童一般。这让众人大喜过望。知府忙宴请先生,表示要为先生庆功并洗刷冤情。

次日,知府第三次开堂公审。因这桩奇案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围观的人很多,所以知府不得不公事公办。

经一番讯问后,轮到先生为自己辩解了。他让衙役将自己开的药方给众人传看,等众人看完说道:“各位,大家注意到药方中‘夹竹桃花四个字中间的黑点了吗?它就是罪魁祸首!略懂医学的人都知道,夹竹桃有剧毒,我怎么可能用来做主药呢?很显然,我是被‘别有用心的人陷害了!大家想不想知道这‘别有用心的人是谁?”

“想!”大家异口同声地喊。

“这‘别有用心的人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见众人愕然,先生揭开了谜底,“一个是阿庞,一个是我!”

此言一出,舆论哗然。这个说,果然是白眼狼陷害师父,欺师灭祖罪该万死!那个说,哪有自己害自己的道理,先生说笑了!

见大家议论纷纷,知府一拍惊堂木,高声说道:“大堂之上,不得喧哗!”然后又和颜悦色地问,“呵呵……先生,此话怎讲?”

“阿庞是经验丰富的坐堂郎中,当然知道夹竹桃有剧毒,哪能作主药大量使用呢?可惜他太盲从,所以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他无意中‘陷害了我!”

“嗯,的确如此!”大家随声附和。

“为什么另外一个‘陷害者是我自己呢?”先生再次指着“夹竹桃花”四字中间的小黑点说,“这原本是个‘之字。因忙着赶路,墨迹未干便匆匆折叠,忙乱中我的手指头划过‘之字,将它搅成黑点。因这失误,本应是‘夹竹之桃花变成了‘夹竹桃花,一字之差,天壤之别,老朽也难辞其咎!”

“哦,原来如此!”众人纷纷说道,“先生也是无心之失!”

等大家安静后,先生继续说:“医家认为,痛则不通、通则不痛。老爷子心腹痛的老毛病是心腹脉络不通所致,这病用桃花作主药,坚持治疗数月可愈。但因先前为老爷子看病的郎中没有对症下药,导致此病久治不愈,加重了气血瘀阻,终于引发中风!单就中风而言,乃是脉络不通所致,要以疏通脉络为着手点。只是此时‘不通更为严重,已非桃花可解。根据以形补形、以气补气的原理,这严重的淤堵必须用竹为主药,辅以其他药材,几个疗程可治愈。”

“这么说,老爷子的病用竹和桃花可治愈。竹和桃花都是寻常药材,先生又何必亲赴光山县呢?”知府问。

“大人有所不知,这桃花性味归经,属苦平类温性药,而竹气味辛平,属大寒性药,这两种药的药性相克,同时使用药效将相互抵消,轻则无疗效,重则气血紊乱加重病情。”

“这有何难,将两种病分开治疗,先重后轻即可!”

“此言差矣!老爷子的两种病已发展到互为因果的境地,不可分开治疗。否则此消彼长,稍有不慎后果难测———必须两种病同时治疗,这就要求主药既要有桃花的苦平温性,又要有竹的辛平寒性,这水火相容的药去哪找?”

“先生不是只用桃花就彻底治好老爷子的顽疾了吗?”知府依然和颜悦色地问。

“呵呵,要知道,那可不是普通桃花,而是产于深山老林的夹竹之桃花!所谓夹竹之桃花,产自百年以上夹生竹子的桃树上———桃树下部中空,恰巧有竹子从中空处长出。万物原本相生相克,桃、竹两味原本水火不容的药,在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殊环境中共同生长了三年后,所开的桃花不仅具备桃、竹药效,且两种药效达到阴阳调和、温寒共处的神奇境界,成了治疗老爷子顽疾的不二之选!”

見事情已水落石出,知府做出免于追究的判决。

见案子已了,知府欲下令退堂,李先生却挺身而出:“且慢!前段时间,谣传我被刘兄陷害,现在虽然真相大白,但我仍觉得欠刘兄一个交代。这段时间我认真反省,认为谣言源于我俩素来不和,所以给别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机。说来惭愧,不和的原因主要在我。以我对刘兄的了解,他绝非唯利是图的宵小之辈,往日大家对他多有误会,才造出这无稽之谈的谣言来!”

“先生说得也有道理。”有人大声说,“但为啥刘先生治病费钱费时?”

“这话问得好!不瞒众位,我也曾研究过刘兄的药方和患者,发现他开的方子不仅治疗有症状的小病,还防治处于萌芽状态的大病,所以才稍显得费钱费时!”

“原来如此!”

“由于我们师徒失误,让老爷子险遭不测,幸亏刘兄及时出手,果断采取措施控制病情,并准确预测病情发展。最重要的是,他给我创造了将功赎罪的机会。由此可见,刘兄医术远在我之上!”

听完李先生一番话,大家都感慨不已。

在人群里看热闹的刘典再也待不住了,他走到堂前,高声说道:“李兄,您刚才那番话让我无地自容,您太高看我了!以前我确实把名利看得比较重,所以才派内侄去您身边偷艺。今天我见识了您的高风亮节,我决心痛改前非!现在我向大家保证,从今往后向李兄看齐,淡泊名利,携手救死扶伤,一起造福家乡!”

见两大名医重归于好,大家不由举手相庆。随后由知府做东,在后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宴。

所属专题: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

下一篇:会变的鱼
 
故事大全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客户端 叛逆的征途txt下载直营网 kone娱乐平台黄了么直营网
申博现金官网 太阳城申博云顶娱乐 太阳城申博官方网址 太阳城游戏介绍
众彩开户 申博太阳城游戏登入不了登入 金沙会官网登入 天上人间游戏平台直营网
彩运来开户直营网 彩运来平台和领头羊直营网 彩运来平台会做假吗直营网 征途官方下载直营网
征途怀旧版下载直营网 彩运来下载安装直营网 征途官方直营网 征途娱乐平台直营网
8NNS.COM 8JCS.COM 171sj.com 398PT.COM 156tt.com
236SUN.COM XSB238.COM 984XTD.COM 887XTD.COM 55sbmsc.com
994sun.com 99sbsg.com 116DC.COM 158jbs.com 1888DZ.COM
1112978.COM 1112978.COM 197sunbet.com 788sj.com 132cw.com